免費小說在書神屋

書神屋 > 都市小說 > 人生副本遊戲 > 第八百七十三章:抵達(二合一超大章求月票)

第八百七十三章:抵達(二合一超大章求月票)

作者:我愛小依

熱門推薦:真少爺他親哥手握槓精劇本 總裁大人,輕點兒! 男尊女貴之木槿花開 縣委書記 特警男友 墨桑 好兇 最強醫聖 葉辰夏若雪 婚期365天 擇日飛升 重生香江之1978 絕世武魂 神豪從系統宕機開始 豪婿 深空彼岸(起點)

加入書籤 翻上頁 返回目錄 翻下頁 投推薦票 手機閱讀

    筆神閣 www.bishen8.com「我們現在要去找傑安所在的空間嗎?」

    栗成抬頭看着小船外虛無的黑暗,絲絲電光從他眼中閃過。七色字小說網 www.qisezi.com

    長期天使級力量的『侵蝕』,讓他也能依稀感覺到那些存在在虛無中的『氣泡』。

    雖然他只能感覺到一個模糊的影子,但是他能感覺到現在他們所處的這艘『小船』正在快速在這虛無中穿行。

    「確切來說,我們現在應該抵達了傑安所處的空間附近。」

    何奧扭頭看向旁邊一個涌動的氣泡。

    這個氣泡體型和之前歌婭的氣泡差不多,周身也蔓延着剛剛創建而出才有的不穩定的氣息,但是結構上看要比歌婭的氣泡『厚實』的多。

    它距離何奧之前所處的氣泡距離最遠,也最靠近核心區域,並且隱藏在一堆氣泡中。

    在從栗成的氣泡空間附近離開後,何奧花了很多心思才找到這個氣泡。

    不過與之前歌婭和栗成的氣泡不同的是,這個氣泡雖然表面上留下了一些撕扯的痕跡,表明裏面有人戰鬥過,但是現在整體的情況卻趨於穩定,異常的安靜。

    「傑安出問題了?」

    栗成也隨着何奧的目光看去,在他的視野中,依稀可見那顆穩定氣泡的影子,他也察覺到了這個氣泡的安靜,有些疑惑的說道,

    「但是依照他的實力,不可能這麼短時間裏輕易被打敗的啊。」

    「我進去看看。」

    何奧張開手,一縷灰燼懸浮在空中,飄向栗成,「這縷灰燼可以維持這個小船的存在,搞清楚情況之後,我從內部攻擊這個氣泡的核心,你們配合從外部攻擊,我們儘快把這個氣泡撕裂。」

    這次的氣泡和栗成剛剛的已經被從內部撕裂的氣泡不一樣,這是一個完整的氣泡,氣泡外壁有一層緊密的超凡結構,不能直接帶着小船衝進去。

    不過依照何奧目前對氣泡結構的了解,藉助真理之眼力量的『幫助』,雖然不能帶人,但他自己是能夠強行『擠進』氣泡的,他剛剛在歌婭的氣泡那裏已經試過了。

    「好!」

    栗成點點頭,伸手接過了灰燼。

    他打開木匣,將匣子裏的天使級武器安達維爾之矛取了出來。

    閃耀的電光一瞬間蔓延在整個小船之上。

    「嗯。」

    一旁的歌婭看了一眼栗成手中的長矛,下意識的微微皺了皺眉頭,但她還是看向何奧的方向,認真的點了點頭。

    何奧對着兩人微微點頭,然後握住了手中剩下的兩縷灰燼,踩在船舷邊上,輕輕一躍,直接從小船上跳出。

    在栗成的視野中,他看到一個單薄的身影迅速靠近那巨大的『氣泡』,然後如同隱沒入流水一般,隱沒在了氣泡之中。

    而在那身影完全沒入氣泡的瞬間,伴隨着一聲劇烈的顫動,整個氣泡開始顫抖起來。

    ——

    砰——

    林遲遲小心的拉上車門,收起雨傘,看向車窗外淅淅瀝瀝的暴雨。

    那流淌的水聲仿佛撥動的琴弦,奏響不安的樂曲。

    「今天這雨確實有點大。」

    坐在主駕駛位置上的中年男人伸手繫上了安全帶,啟動雨刮器,看着外面瓢潑大雨,啟動了車輛。

    「爸,開慢點。」

    伴隨着車輛緩緩行駛,看着後方不斷後退的景象,林遲遲小心的提醒道。

    「哈哈哈,搞得你爸好像什麼熱血小年輕一樣。」

    中年男人緩緩駕駛着車輛,匯入了主路,緩慢前行着。

    林遲遲低下頭來,看着自己的指尖。

    咚—咚咚—

    那是胸腔內急促作響的心跳聲。

    ——

    熔岩,火焰,噴吐的岩漿。

    腳踩在裸露的熾熱的岩石上,何奧目光掃過周圍的一切。

    這是他剛剛所擠進來的氣泡空間。

    理論上應該是傑安所處的氣泡空間。

    藉助於之前栗成撕碎空間時對這種氣泡空間外殼的解析,他這一次進入的時間比之前少了至少三分之二。

    他抬頭看了一眼頭頂,頭頂是一片純粹漆黑的『天空』,隱約可以見到閃爍着微光的幽深『群星。』

    何奧回過頭去,看向身後不遠的地方。

    在那裏是一棟火紅的崖壁,一片坍塌的建築沿着崖壁的邊緣和崖壁突出探入熔岩的部分建立,建築最前方是一個石質的牌匾,現在只剩下半截,顯露出模糊的文字。

    何奧注視着那明顯是由象形文字演變出來的文字,那是第一區的文字。

    依靠腦海中的文字庫,他艱難的辨認出了那兩個字的意思,

    「····研···究···?」

    看起來,是某個研究設施。

    這裏是遺蹟中的某一個地方?

    在他記憶里的遺蹟資料里,沒有這個熔岩區域的內容。

    何奧看了一眼身後的從岩漿中裸露出來的岩石塊,飛步躍出,踩着岩石塊迅速向着那個坍塌的樓宇衝去。

    他的速度很快,幾乎轉眼間就抵達了那座樓宇前的岩石上。

    呼——

    而就在他準備跳入那棟樓宇時,一個佈滿火焰與熔岩的手掌驟然從灼熱的岩漿中衝出,一掌拍向何奧。

    何奧側身空翻跳起,閃過空間中飛濺的熔岩,抬起手,手中的無影劍脫手而出。

    噗——

    伴隨着利刃切入岩石的聲音,何奧的身影落在了那棟坍塌樓宇前的平台上,他站穩身子,看向頭頂。

    一個高達數十米,身材寬大的熔岩巨人從岩漿里爬了出來,他的右手此刻已經被齊腕切斷,厚重的手掌掉落進岩漿中,濺起一片熾熱的火花。

    「啊!!!」

    他看着何奧,發出一聲憤怒的『嘶吼』,抬起左手向着何奧拍來。

    何奧目光落在巨人的胸口,這個巨人似乎才經歷了一場慘烈的戰鬥,他的胸口某種堅硬的物體貫穿,殘存一個巨大的破口,不斷有流淌的熔岩從這個破口裏溢出。

    他的右肩似乎也被某種巨力撕開,留下來一個幾乎連接到右胸的巨大開口,噴涌的岩漿從這開口中噴射而出。

    何奧抬起手,將無影劍收回手中。

    這一次他沒有直接對這個熔岩巨人動手,而是直接放置了一個標記在這個熔岩巨人身上,然後開口詢問道,「剛剛的人呢?」

    這個熔岩巨人一愣,他腦海中閃過紛亂的思緒,似乎聽不懂何奧的話語,抬起拳頭就向何奧的位置砸來。

    何奧躍步起跳,身形如同漂浮一般落在了後方樓宇前方一面坍塌的矮牆頂端,他看着巨人,再次用第二區的語言重複了一遍剛剛的問題。

    這次,熔岩巨人終於有了回應,他先是一愣,似乎有些疑惑,然後隨即腦海中閃過了大量的思緒。

    進入大樓之後···消失了?

    不是···

    何奧在腦海中快速整理着熔岩巨人的思緒,這個巨人並不存在完整的理智,看上去更像是某種被賦予了一定思考能力的超凡機關,所以其思緒也大多是雜亂不堪的。

    在刨除掉大量無效信息之後,何奧終於整理出了巨人腦海中有效的思緒。

    是被某種力量,『綁入』了大樓?

    何奧抬起手,將手中的無影劍脫手,回頭看向身後坍塌的樓宇。

    那寂靜幽深的坍塌之處,仿佛匍匐着一張猙獰的巨口,在等待着獵物的光臨。

    他轉過身,直接跳下了矮牆,走向那樓宇敞開的大門。

    在超憶和真理之眼加持下的視野清楚的告訴他,這座研究設施里,並沒有任何的『靈魂』存在。

    他抬起步伐,快速走向設施深處。

    「啊!!!」

    身後的熔岩巨人似乎受到了某種挑釁,他劇烈的嘶吼一聲,抬起手,向前一步,一腳踏上陸地,一腳踩入岩漿,再次向着何奧拍去。

    也就在這瞬間,無形的劍刃划過虛空,發出一聲錚鳴。

    如同一道幻影在火紅熾熱的光輝中起舞,瞬息之間划過巨人的脖頸,那巨大的頭顱瞬間從身軀上掉落。

    那沸騰的熔岩終於在此刻安靜下來,燃燒着火焰的高聳巨人徹底冷卻,化作了冰冷的岩石,向後仰倒,落入了沸騰的岩漿中,濺起了熊熊燃燒的烈焰。

    何奧腳步已經穿過了樓宇前方的廢墟,抵達了樓宇已經坍塌了一半的『大門口』。

    剛剛他所經過的廢墟,似乎是這樓宇前方的某種『衍生建築』,而這裏,才是整個建築群的核心。

    他注視着門後那幽深的大廳,目光掃過大廳內部的空間。

    這棟樓早已坍塌,隨處樓內也隨處都是廢墟,入目可見的能夠活動的區域只有一個勉強還算寬闊的大廳。

    不過從那些殘留的建築碎塊上蒙塵的精美裝飾,依稀可見這處建築最鼎盛時的華麗。

    這些氣泡空間是進入空間的人最恐懼害怕的過往的『復刻』,也就是說,在現實中,也存在着這樣一個廢墟,而且傑安還去過?

    何奧思索着,收回目光,看向身前。

    他現在所處的位置,就是那殘餘的力量匯集最深的地方。

    他低下頭來,看向腳下。

    整片大廳的地面上積攢着厚厚的灰塵,同時周圍倒塌的碎磚似乎也沒有被人碰過,碎磚上的灰塵都依舊保留着。

    這證明,要麼傑安沒有進入這個大廳,要麼他進入大廳之後,腳沒有沾地,直接『消失了』。

    何奧微微蹲下身子,注視着周圍的灰燼。

    根據巨人的回憶的思緒,傑安是被某種力量拉入了這個樓宇中,那時候他正在和巨人激戰,並沒有處於下風。

    這證明傑安並非主觀意願上想要通過躲入大樓『自保』,極有可能是被某種力量強行拉入了『大樓』。

    但是何奧在這棟大樓中卻沒有看到任何有人行動過的痕跡。

    傑安被某種力量,強行帶離了這個空間?

    何奧思索着站起來。

    但是,為什麼是傑安?

    四個人中,栗成拿着天使級武器,表面武力最強,不容易被『消失』,這可能是栗成沒有被『選中』的原因。

    但『郝毅』分身表面上只是拿着b級武器的c級,實力最弱,理論上應該是最容易被『帶走』的,卻沒有被帶走。

    同樣,『歌婭』的實際戰鬥力弱於傑安,但是也沒有被帶走。

    所以實力可能是影響因素,但大概率不是唯一的因素。

    還有什麼因素呢。

    這一瞬間,何奧想起了通過往日迴響看到的那座『往日遺蹟』。

    那似乎就是透明星球的『本體』。

    『郝毅』分身所處的氣泡空間復刻的是『主世界』,和遺蹟沒有關係。

    歌婭雖然復刻的是遺蹟,但是她記憶中的遺址太過高級,沒有被復刻出來。

    神秘學意義上,了解和交互越多,牽扯也就越多,接觸了超凡事件的普通人,在後面就更容易接觸到超凡事件。

    對於高位存在來說,這種情況就更加明顯。

    何奧抬起頭,看向身前的大樓。

    這棟大樓廢墟似乎具有某種『隱秘』,但是位格又不夠強大,又是復刻的遺蹟,所以和那個往日遺蹟之間產生了某種高位『牽扯』,因此成為了那幕後存在可以傳遞力量的『渠道』?

    四個人中,那個幕後存在往傑安這裏傳遞力量是最容易的,所以他把傑安『帶走』了?


https://hk.xs599.com/%E4%BA%BA%E7%94%9F%E5%89%AF%E6%9C%AC%E9%81%8A%E6%88%B2-426778/289.html

    不過傑安被帶走這個過程,似乎存在某種『倉促性』,連原本用來對付傑安的熔岩巨人都是一臉懵逼。

    這是否是意味着,這並非幕後存在一開始的佈局,而是在天使人偶出現後,臨時做出的某種『應對措施』?

    何奧看向前方的幽深黑暗,在那無盡的黑暗中,仿佛有一個形狀朦朧的身影坐在了他的面前,在他的身前落下了一枚棋子。

    看起來,這一次的敵人似乎比以往的都要棘手一些。

    不過如果真的是對方的反制措施的話,傑安現在應該還有利用價值,這意味着他大概率還活着。

    能在主世界混到b級,並建立一方勢力的,都不會是傻子。

    只要對方給了傑安機會,傑安應該就有辦法保命。

    思索間,何奧抬起目光儘量調用體內真理之眼蔓延的力量,仔細的看向周圍。

    隨着他細緻的打量,一些極其細微的,黑色的『線條』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

    這些線條與構築成這個大廳的超凡力量相似,混入其中,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無法發現。

    但與構築成空間的能量的穩定不同的是,這些黑色線條已經極其暗淡,已經消散殆盡。

    這應該就是幕後存在的力量經過了這片空間,而留下的『痕跡』。

    何奧目光鎖定這些黑色的線條,並一點點尋找到了其他的黑色線條,然後他順着這個黑色線條,一路往前。

    他很快抵達了大廳的正中心。

    到了這裏,黑色線條就消散不見了。

    何奧掃視了一眼四周,沒有發現其他的痕跡,然後他若有所思的抬起頭,看向頭頂。

    這棟大樓的頂端早已被倒塌的牆壁封住,從下往上看去,只有一片漆黑,和傾斜封住了頂端的殘餘的牆壁。

    這些牆壁上已經結了一層細密的灰塵,並不厚,但是已經幾乎遮蓋住了整個牆壁。

    何奧思索着,腦海中划過大量的思緒。

    那個原本傑安恐懼的熔岩巨人已經被幹掉了,按照之前的規律,這個空間的『底層怪物』就要顯現出來了,留給他思考的時間並不多。

    在再次看到地上的灰塵之後,何奧目光一頓,然後他轉過身來,面朝的大門口,半蹲下身,模擬坐着,仰着頭打瞌睡的模樣。

    這是傑安最愛用的打瞌睡的姿勢。

    他睜開眼睛,微微調整了一下姿勢,使得自己腦袋更接近傑安做這個姿勢時的位置。

    而順着這個姿勢看去,他的目光正好落在一塊傾斜的牆壁上。

    那塊牆壁距離地面大約十幾米高,上面依舊覆蓋着細密的灰塵,但是那些灰塵上方,被人用薄薄的力量,留下了一道道扭曲的痕跡,這些痕跡組合起來,形成了一個的中土文字。

    『星』

    這個字並沒有寫完,最後一筆只寫了一半,很顯然,書寫這個字的人並沒有太多的時間。

    筆劃弧度過於圓滑,歪歪扭扭的,看起來就是沒有練字的提亞帝國人能寫出的中土文字。

    很顯然,這個提示是留給懂中土文字的主世界人看的。

    看起來,這是傑安留下的『提示』,這或許與遺蹟中的這個建築有關。

    最了解這個建築的,就是曾經來過這個建築,並對這個建築留下了恐懼的人。

    『星』,代表着什麼,星空?星辰?星夜?

    何奧抬起目光,緩緩走回到大門口,抬頭看向天空,在那漆黑的天空深處,倒映着與正常星空完全不同的暗淡星光。

    在傑安被『帶走』的地方,是否同樣存在着這樣的區域?

    而在何奧注視着這片星空的時候,在他面前的岩漿卻驟然沸騰起來。

    砰—砰砰—砰—

    無數兩三米左右的熔岩怪物從這烈焰的湖泊中爬出,然後毫不猶豫的沖向何奧。

    何奧看了一眼這些怪物,抬起手中的無影劍。

    無形的劍光划過天空,如同割草一般將這些連綿不斷的熔岩怪物割開。

    「呼——」

    而在這些熔岩怪物倒下的同時,一條條粗壯的肢體從岩漿里伸出。

    那灼熱的岩漿劇烈的顫抖起來,那些懸浮在岩漿中的岩石也劇烈的顫抖起來。

    這些沸騰的熔岩如同流水一般向着兩側流淌,露出熔岩下恐怖的身軀。

    那是一個體型像是虱子,但是卻長達數百米,身上覆蓋着熔岩,長着數百條人腿的怪物。

    那怪物低垂下身子,注視着何奧,火紅而細長的眼睛閃爍了一下,驟然噴吐出灼熱的赤紅光輝。

    這光輝擊打在大樓廢墟上,瞬間將整個大樓擊穿,留下一個熔融的洞口。

    然後那怪物挪動着頭顱,將光輝掃向下方的何奧。

    何奧抬頭看着這個怪物,抬起手中的無影劍,不退反進,如同一道流光衝出。

    他的身影幾乎擦着熔岩光輝的下邊,一劍刺入了怪物的頭顱。

    然後他劍尖上提,瞬間割開了怪物的右眼。

    兩道赤紅光輝只剩下了一道。

    那怪物立刻停止噴涌光輝,剩下一隻眼睛看向何奧,灼熱的熔岩從它鎧甲的縫隙中流出,遮蓋了他的頭顱,向着何奧所站立的地方流淌而去。

    何奧翻身而起,如同燕子一般落在怪物後背的石塊之上。

    然後他抬起無影劍,流動的劍光瞬間沒入了怪物堅硬的甲殼,伴隨着何奧向後移動的步伐,割裂開怪物的後背。

    噴涌的熔岩如同噴泉一般驟烈噴出,形成壯美的景象。

    整個世界在此刻閃爍了起來,無窮無盡的力量開始湧入這個怪物的身軀。

    「呼——」

    這怪物劇烈的嘶吼着,搖晃着的身子,似乎想要將何奧從身上甩下。

    何奧借勢猛地一推無影劍,劍柄脫手而出,瞬間橫向割開了怪物的背甲。

    這一瞬間,那怪物原本插進岩漿里的數百條腿中的一半驟然翻轉過來,對準何奧,噴湧出濃烈的火焰。

    何奧壓低身軀,擦着火焰的邊緣跳出,抵達了無影劍的留下的橫向傷口最里側,然後猛地抬劍,再次斜向前用力。

    緊接着他縱身躍起,穿過了火焰之間的縫隙,跳向天空。

    那些噴吐火焰的熔岩巨腿驟然翻轉過來,火焰斜向噴向天空。

    而此刻,這怪物的頭顱也從甲殼中伸長,轉過來,看向天空,熾烈的光輝再次從怪物僅剩的獨眼中噴涌而出。

    轟——

    而在這一個,伴隨着一聲劇烈的轟鳴聲,恢弘的雷霆一瞬間佈滿了天空。

    密密麻麻的電光如同覆蓋天地的巨網覆蓋了整個天空。

    何奧抬起手,無影劍出現在他手中。

    此刻他三次攻擊留下的痕跡已經連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三角形的傷痕。

    怪物體內噴涌的熔岩涌動而出,直接將這被切下來的三角形甲殼頂開,露出下方赤紅的,噴涌着光輝的內部。

    那巨大的怪物似乎察覺到了某種危險。

    那原本在眼中孕育的光輝漸漸收攏,而那被隔開的傷口上的光輝卻越來越濃,如同蓄能中的等離子炮,積攢着熊熊烈焰。

    天空中的何奧面色平靜的注視着這一切,天空噴涌的雷霆光輝匯集在他的頭頂。

    他猛地用力,將手中的無影劍向下刺出。

    轟——

    流散的雷霆如同跟隨着劍光的雲氣,同時噴涌而出。

    「呼——」

    與此同時,怪物嘶吼一聲,龐大的赤紅光輝從那三角傷口噴涌而出,迎面撞上從天而降的劍光與雷霆。

    三道光輝撞在一起,迸射出澎湃顫動的氣流。

    呼嘯的狂風吹拂着還在順着沖勢向上的天空中何奧的衣擺,熾烈的光輝倒映在他幽深漆黑的瞳孔中。

    那銳利的劍光如同切開草葉一般割開了那赤紅的光芒,帶着那澎湃的電光往下,一瞬間貫穿了巨獸的身軀。

    轟——

    伴隨着一聲劇烈的爆炸聲,巨大怪物的身軀驟然碎裂,整個世界瞬間遍佈了無數的裂紋。

    恐怖雷霆瞬間以更加強大的氣勢噴涌而出,撕碎着這個空間。

    此刻的何奧上升沖勢終於停了下來,他懸浮在虛空的最高處,站在毀滅一切的雷霆之間,抬頭看着頭頂閃爍的群星。

    然後他伸出手去,握住了眼前的星光。

    砰——

    整個世界轟然破碎,漆黑的灰燼凝聚於他的手心。

    無形的小船從虛空中浮現,何奧看了一眼破碎的消逝的空間,落入了小船之中。

    「怎麼樣?」

    栗成抬起頭來,鬆開手,將手中的灰燼遞給何奧。

    「傑安不在裏面,他很有可能被幕後存在帶到更深層的世界裏了。」

    何奧伸手接住了灰燼。

    然後他簡要的將剛剛在空間裏的情況和自己的猜測敘述了一遍。

    「那傢伙狡猾又命大,應該不會有事的。」

    栗成微微嘆息一聲。

    眾人當中,他和傑安交際最多,雖然當敵人的時間遠超過當朋友。

    一旁的歌婭輕輕點頭。

    然後栗成抬頭看向『郝毅』,「不過你是怎麼想到傑安會用打瞌睡的視角留下『提示』的?」

    歌婭也抬起頭來,銀色的瞳孔期待的看着『郝毅』。

    她也很好奇『郝毅』為什麼能想到這一點。

    「猜的,」

    何奧輕聲回復道,「大廳地上沒有腳印,證明傑安是懸空被拖走的,那他就不一定要站着,如果他體態可調的話,我估計他會選一個最有特色的姿勢,

    「而他這個坐躺的姿勢正好在我們面前展現的最多,可以作為他驗證自己身份的『條件』之一,

    「事實上他做了很多這種驗證身份的小心思,比如特意用中土文字,但書寫比劃用提亞帝國的筆劃。」

    傑安很顯然是個明粗暗細的人。

    說到最後,何奧看着兩人『這伱都能猜到?』的表情,停頓了一下,

    「不過如果猜錯了,我也只能儘快一個個的用窮舉法找了。」

    歌婭:······

    就當真話聽。

    她低下頭,看向『郝毅』手心的黑色灰燼,問道,「這個,還差···多少?」

    何奧低頭看了一眼手心,「還差一點,不過普通的氣泡應該沒有這麼多,找到一個處在核心區域附近的『氣泡』應該就夠了。」

    「可是我們好像並不知道核心區域的位置,」

    栗成抬頭看向周圍虛幻的影子,「這周圍的氣泡分佈似乎是完全隨機的,我們也沒有個定位。」

    「有定位,」

    何奧抬起目光看向前方,搖晃的小船依舊在不斷地前行,「事實上,我們一直在往核心區域走,馬上就到了。」

    二合一七千字超大章,求個票票。

    怎麼又這麼晚了,我明天一定要儘早更新!(拍桌)

    本章完筆神閣 www.bishen8.com

我的妹妹超會搞事  人生副本遊戲,重啟人生  斂財人生[綜] 如驕 請把皮還給我 貪歡 

更新推薦:光陰之外 斗羅之動漫簽到 開局簽到荒古聖體 最強保鏢龍飛蘇依依 靈境行者 穿越斗羅之開局十連抽 大奉打更人 斗羅大陸之碧磷七絕花

語言選擇